新聞中心
新聞中心

我立志要把技術與生產接軌起來——訪省“雙創”人才、江蘇航科公司總經理王浩靜

發布時間:2016.02.26 新聞來源: 瀏覽次數:

鎮江日報記者  華 翔

   

    人物簡介:

  王浩靜,博士,研究員,博士生導師。1986年本科畢業于華東理工大學,2003年9月至2006年7月在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,先后于中國科學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、中國科學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工作。2010年2月,王浩靜率領技術團隊在鎮江創立江蘇航科復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,兩年后建成國內首條T800碳纖維生產線,并實現了穩定的產業化生產。

  王浩靜近年來所獲榮譽有:2014年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、2013科技部創新人才、2013江蘇省創新團隊、江蘇省“雙創”人才、江蘇省“六大人才高峰”、江蘇省產業教授、江蘇省“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”、陜西省“百人計劃”、鎮江市“331”重點資助者、鎮江市“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”,并兼任中國復合材料學會理事等。

  2005年,已經在纖維材料的科研領域工作了20多年的王浩靜,接到了一個任務。那一年,國家有關部門基于對纖維材料的需求,下達了對全國十大門類纖維產品發展現狀的調研課題,王浩靜有幸成為了碳纖維調研小組的成員。這是一份軟課題,不會出什么科研成果,卻是一次機遇,就此改變了王浩靜的科技研發思維和技術路線選擇。王浩靜說:“當時,我立志要把技術與生產接軌起來?!幣蛭?,第一次大規模、全方位的深入接觸、了解國內碳纖維企業生產狀況,在完成了一份調研課題報告之余,卻讓久居研究所的他,深刻地感受到技術研發與產業化落地的要求,有著如此多互不接氣的地方?;蛐硪艙且蛭庋腦?,王浩靜當時所在的單位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l976年就建成第一條國內PAN基碳纖維中試生產線,并成功生產出高強I型碳纖維??紗撕笫?,我國碳纖維工業卻依然還是處于一個漫長的起步階段,投入很多,可就是做不出真正的產品來。

  還是以碳纖維技術為例,王浩靜舉了一個例子。碳纖維生產的聚合環節,可以通過多種技術去實現??梢愿呶?,可以低溫。這兩者的差異,低溫聚合很溫和,像熬中藥,小火慢燉,效率低卻可靠;高溫聚合效率非常高,是低溫聚合產能的5到10倍,但高溫下,傳熱傳質控制不好,就會爆聚。而實現生產上的高溫聚合,還得先實現相關傳熱傳質的理論突破,然后是設備突破,最后是工藝突破,面臨三道技術難關。而國內50多年的碳纖維技術研發,一直是做低溫聚合,就是因為它可靠,卻并沒想過當落實到企業生產時的要求?!安芎芐?,價格很高,就是做出精品來,也只是精美的工藝品,實現不了產業化?!?nbsp;王浩靜如是說。

    所以,當王浩靜調到中科院西安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工作之后,在面臨高性能碳纖維研發要確定技術路線時,他提出來的指導思想就是:要充分考慮技術的適用性,就是要跟生產接軌。王浩靜說,這叫前期布點。所以,他的這個團隊,將碳纖維工藝流程分解為33個環節點,分別由33個博士攻關突破的時候,高溫聚合是作為一個最重要的點之一在布局。而這個選擇,在當時國內的碳纖維研發隊伍中,他們是唯一的;在目前全國各高校、研究所組建課題組攻關碳纖維研發的團隊中,他們仍然是唯一的。

    就是現在,落實到企業的生產線上,江蘇航科依然是國內走高溫聚合技術路線的唯一。王浩靜說,企業生產就是要簡化、快速、高效、穩定,降低成本,那么在技術研發的時候,就要充分考慮到將來生產過程的可控性,實現低成本化、穩定化、高效化,而這又需要有扎實的理論基礎和關鍵技術突破,需要在技術研發的時候就進行布點,就想著跟生產接軌。不僅是高溫聚合環節,還有紡絲速度環節。國內企業的水平是紡速達到幾十米每分鐘,而在航科的生產線上,可以實現幾百米每分鐘。諸如此類跟產品最終能否做出來沒有決定性關系,只是涉及產能與效率的技術攻關與突破,王浩靜還布點了很多。落實在實踐中,其中一個結果就是在航科的一條生產線上,僅技術監控點就有上千個,奠定了產品生產過程的可控和產品性能穩定的基礎和產業化基礎。

  研發思維的轉變和技術路線的不同選擇,雖然大量增加了研發的工作量和難度,但在落地產業化的時候卻是加速度。王浩靜很自豪,2010年2月成立的江蘇航科,僅僅兩年后,2012年2月即成功產出T800碳纖維,成功解決了我國高性能碳纖維的有無問題,打破了日本、美國對我們國家高性能碳纖維的禁運和技術封鎖。2013年5月,航科又成功制備出了T1000碳纖維樣品,2015年MJ系列碳纖維再次取得突破,實現了批量制備。王浩靜說,航科的產品,已經能做到生產一代、儲備一代、研發一代、創新一代。與此同時,因為產能與效率,因為工藝穩定性,航科的產品可以跟國內所有碳纖維企業、甚至包括世界第一的碳纖維生產企業日本東麗,比性能,拼成本,打商戰。

  實現這樣的研發思維的轉變,并不容易。王浩靜感慨,哪怕是今天,在航科已經有成功實踐的情況下,在航科內部的研發團隊中,讓科研人員去實現工藝,有時依然會遇到抵觸等困惑。一方面,思維慣性,已經固化到腦子里的東西很難改變,另一方面,工藝突破,對科研人員來說,不能寫論文,不能報專利,不能出科研成果,這是現實的考量。王浩靜再度感慨,目前科研開發與產業化中間的鴻溝就在這兒——研發人員只管做出來,剩下的不管,但沒有前置的技術支撐,產業化又怎么來做。王浩靜說,航科現在有兩個團隊,一個搞科研開發,一個就是搞產業化。而這個產業化團隊,是企業培養的,一開始就灌輸新式思維。

  高精尖技術落地,實現產業化,不僅是需要前置研發時的市場導向和生產接軌布點,在產業化過程中,同樣不容易。航科創業之初,僅僅是一個質量管理體系的落實,就讓王浩靜極為頭疼。制度有了,文件有了,但有些事情就是推不動,效率低下。說到這里,王浩靜特別提出來一個人,來自大股東雙良集團的航科常務副總經理李巖寶。無論是設備管理、生產管理、還是質量管理,李巖寶有著20多年一線管理的經驗。他來了之后,航科原來管理上一些形而上學、教條的東西,都扭轉過來了,生產管理、質量管理上的網絡圖也清晰了,企業馬上變了樣。王浩靜坦言,如果說航科在創業初期有缺陷的話,就是缺這么一個有管理經驗的人。現在,王浩靜和李巖寶,一個搞技術的,一個搞生產的,還會常常坐在一起談。不僅是研究工作,王浩靜笑稱:雙向補課。

  “讓高新技術接上地氣,這句話很俗,但是很實在?!蓖鹺憑踩縭撬?。他展望未來,我們中國,在很多領域的科研開發上,在很多類型的企業中,如果在這樣的方向上有著這樣的把控,都能走到這條路上,工業4.0就是很快的事情,很快能實現……

 

本文共分1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當前為第1頁
版權所有: 江蘇航科復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備案號:爱彩网3d预测
電話: 0511—85576720 傳真: 0511—85576706 技術支持:三鑫科技